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恐怖经历、老人小孩说饿,问你要食物和钱

查阅:说两句:
2018-03-04 23:00:56

 640.gifChH哥斯达黎加华人网--最具传播力的华人社区媒体,哥斯达黎加新闻,华人论坛,分类广告,求职招聘,商铺买卖,综合游戏点卡商城,

大家有没有遇到(听说)过这种情况:有老人小孩说饿,问你要食物和钱的。ChH哥斯达黎加华人网--最具传播力的华人社区媒体,哥斯达黎加新闻,华人论坛,分类广告,求职招聘,商铺买卖,综合游戏点卡商城,

 
这背后真相简直在透支大家的善良做恶魔的事,太可怕了,大家都要看看,注意安全(文章有点长,建议大家要耐心看完)。
 
知乎女网友@喵喵喵喵喵分享自己在校门口的经历。
 
大五的时候差点体会一把《盲山》的剧情,写下这个也是给姑娘们提个醒:
 
拐卖这件事,和你的学识、资历、家庭背景高低没有任何关系,它只关乎人性、底线。而这一点上,你永远也低不过人贩子。
 
那天正好从超市买了东西回学校,医学院和医院大门正对。
 
那边也算是闹市区,店铺、餐馆挺多的,我走到离学校最近的那个十字路口,一对穿着破烂的老夫妇把我拦下,两人互相掺扶着,颤抖着手,比划着说饿,让你后钱都给儿子交医药费了,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。
 
当时在医院工作,经常见有颤巍巍的白发老人照顾黑发人,没钱请护工,只能两人昼夜颠倒着照料,房产卖了,亲友钱全借遍,家财荡尽,实在熬不住了,一块布铺在走廊里,凑活着睡一宿。
 
于是我把塑料袋里所有的吃的都给了两个老人,还贴心地问他们是否要帮他们提回去,两人同时摇头说“不”。
 
接着老婆婆指着我塑料袋里的面包说这东西吃不饱,她想吃面,那个饱肚子。
 
我一想也在理,人要的是扎实扛饿的,不是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。
 
于是我又从钱包里掏了50给他们,想了想,又换成了100,说再买点水果什么给儿子,还嘱咐他们别上礼品店买,走远几步就有市场,便宜而且新鲜。
 
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没收。
 
那个老头前进一步说,大姑娘,要不你直接带我们去吃吧。
 
听到这我挺感动,两个老人不愿意多花我一分钱。
 
当时差不多是午休时间,街上没几个人,附近几家店都是空荡荡的,只有小伙计趴在桌上睡觉。我就领着他们往最近的一家走,这家连锁、量大、也卫生。
 
走到门口,我衣角被老人拽住,“姑娘,我们去那家”。
 
我顺他手看过去,一扇小门,挤在两家大店铺的夹缝里,破破烂烂,颜色都看不出来。当时已经春夏了,外头还随意挂了个冬天的防寒布,厚厚的,油黑发亮。
 
“大爷,那家不卫生。这家价格便宜,也干净,大店,不骗人的。这边我熟悉。”
 
我解释完,两人依然不松手,说“那家店好”。
 
我再三看了眼那油黑的布,心想在这里混了五年,竟然从没留意过有这么一家面馆。人的直觉有时候准得可怕,快到门口时,我越发觉得不对,心里发毛, 脚步慢下来,老人依旧拽着我的衣袖往前,我心里越来越慌,索性找了个借口说:
 
“实在不好意思,我刚想起我还有事先走,大概多少钱,您说个数,我先给你们。”
 
“大妹子,我们吃完,你再给钱”,老婆婆在一边解释。
 
“没事没事,多出来的,就当我一点心意了,买些水果”,我低头找钱包。
 
话还没说完,老人突然大力抓着我胳膊往里拽。老太婆直接站到我身后,拦住我的去路。
 
这一下我又惊又怕,出于求生本能,另一只手提着塑料袋,一把用力砸在老人脸上。
 
当时正是老年人碰瓷旺盛期,那两人没想到我会这么横,一下愣住。我也没犹豫,东西一扔,拔腿就跑。
 
后来第二个星期,学校出了告示,有女学生失踪,警方正在找,也同时提醒大家警惕陌生人。
 
我当时一惊,把我遇上的事说出来。我有一舍友,来自一个偏远山村,当地有许多拐卖的妇女,那舍友一听,顿时吸了口凉气说我命大。
 
她们当地有种拐卖法,专门骗文弱小姑蜋,找老人、妇女、小孩向目标小姑娘寻求帮助,然后把小姑娘往特定的偏僻小店带。
 
一进去,里面有人候着,门一锁,嘴一捂,手一绑,好点的用药弄晕,不讲究的直接给几棍。
 
反正只要弄没了声,后院有面包车等着,往里头一塞,当即就给带走。要是中途醒来,乱喊乱叫,引起别人注意,就说这姑娘有精神病, 家人带着上城里看病来着。
 
我问她能不能提供地址让警察去找。
 
我舍友叹了口气说没用的,很多偏僻山村都有被拐卖的妇女,太多了,找也找不过来。
 
即使找到,带得出来带不出来,也是一个问题。而且现实远比《盲山》残酷许多。
 
许多被拐卖的女性,即使找到,这辈子也算是完了。
 
因为在买方眼中,女性压根就是牲畜,除了生殖功能,其他都是没用的。为了能让人死心塌地,断了逃跑的心,一般不会如传说中用绳子栓着或是找人看着,而是直接弄残弄废,基本保障不死,能用、能生,就够了。
 
 
所谓人彘,大概也是这样。
 
多说一句,听过的一个真事,家属区的。曾经有个被拐卖的姑娘被家人千辛万苦找到,以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,父母都是高校老师,家境优渥,被拐时还没成年。
 
 
等找到时双腿已被人打折,眼弄瞎一只, 舌头也给切了一半,说着囫囵话,全身都是伤,大着肚子,疯疯癲癲的。
 
 
那会找到时,父母都快疯了,搂着姑娘哭,表示无论多昂贵的代价也要治好她。姑娘突然一下不疯了,瞪着父母,口里反反复复发着“si”的音, 拼命想表达什么。
 
 
后来带回来,医院呆不下去,只要镇定药一过,就开始闹,只能领回家,这种情况也没有保姆和护工愿意照料。母亲只有辞职,寸步不离地跟着。有天,也是当妈的实在疲惫,不小心打了个盹,姑娘从窗口跳了下去。
 
据说,在姑娘曾经的卧室里,堆满了纸,上面都写满了一个字——死。
 
后来这对夫妻都辞职,也没打招呼,静悄悄的,不知道搬到哪去了。
声明:本站刊载内容为原作者所有(禁止转载)部分内容通过网络转载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 

我来说两句 共有 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今日拉美 | 侨社商会 | 社会广角 | 时事新闻 | 法律法规 | 军事热点 | 我看世界 | 哥斯达黎加概况 | 好友情感 | 体育新闻 | 今天热点 |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
广告投放:00 (506)89808888 QQ群:50326155 客服QQ:199981227 微信;crchino

Copyright@2015-2018 Centwei.Inc S.A Todos los derechos reservad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