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不能怀孕,情人帮他怀上了(图文)

查阅:说两句:
2016-07-14 04:05:04

 老婆不能怀孕,情人帮他怀上了sdW哥斯达黎加华人网--最具传播力的华人社区媒体,哥斯达黎加新闻,华人论坛,分类广告,求职招聘,商铺买卖,综合游戏点卡商城,

 64006a47a3031885b4a10b.jpg
  我想要个孩子。对于一个30岁的男人来说,这是一个很自然的愿望。走在路上,偶然碰上小孩子,他们粉嘟嘟的小手臂和天使般的面孔总让我有刹那间的失神。越来越觉得房子空旷,仿佛电视里的对话都有回声。
 
  其实佳美提过的,她说,良文,乡下二叔说,隔壁生了个小女孩,不如我们……我打断她,明天我可能要出趟远门。我站起身,把她丢在客厅里。
 
 
  半夜醒来,佳美不在身边,客厅里传来细微的电视声响。我走出去,佳美倚在沙发上睡着了,脸上还有泪痕。我的心软下来,手抚在她的面孔。
 
  我爱她。从恋爱到结婚,五年时间说漫长也够漫长了。我仍然觉得自己深爱她。我从来没忘记过自己对她的承诺,生不生孩子有什么关系,只要我们俩在一起幸福。是真心话,只不过那时候我高估了自己。我以为孩子这个东西,最多不过是锦上添花。但其实,不可或缺。
 
  老友江南说,良文,你真高尚。江南远比我成熟,他知道孩子对一个家庭的重要性。他劝我,爱情去了爱情来,娶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,实在不是件明智的事。
 
  这场婚姻,我没有后悔。佳美温良贤惠,处处以我为重,我们的生活,不可谓不幸福。但是,我真的想要个孩子。可是要自乡下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弄一个弃婴来抚养,我并不情愿。
 
  跟江南说起,他开玩笑,那就找个女人生呗!我吓了一跳,并不同意,佳美还不跟我闹死!江南还是笑,有什么好闹的,是她自己不能生。再说了,你也别那么猪,就说从哪里拣来的不就成了。当然,最重要的,是找个好点的女人,一生完就跟她两清
 
 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。我说江南,够无耻的。
 
  江南不以为然,大家心甘情愿,各取所需,有什么了不起。
 
  江南的话在我心里落了根。好长一段时间,我的脑子里只想着这个。越想越觉得江南有道理。
 
  我决定,找个女人,给我生个孩子。
 
  我想到的第一个女人,是书芒。
 
  她是我的第一个网友,平时很聊得来,偶尔也开一点无伤大雅的暧昧玩笑。她与我在同一城市,是一个懒散的画家。有一个有钱的母亲在国外,这是她的生活得以如此舒适自在的根本原因。
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,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我们视频过。
 
  我约她喝茶,她很爽快地答应下来。
 
  临出门时,我说,我可能要很晚才回来。她说,我等下也有事要出去,记得少喝点酒。
 
  十五分钟后,我见到了书芒。
 
  我们喝了一点酒,她的目光始终留连在我身上。这样的见面,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。可是瞬间里我只想快一点结束这场荒唐的开始,我甚至决定一回家就删掉她的Q,从此与她做回陌生人。
 
  夜深时我送她回家。她小跑在我前面,回过头来叫我,良文良文。
 
  我忍不住吻了她。
 
  她有一套漂亮的房子,她把我推进浴室,我全线崩溃。
 
  她不停追问,你爱我吗?爱我吗?她热烈地看着我。
 
  这并非我的初衷。我原本只想要没有感情的性和一个属于我的孩子。
 
  我对佳美说的谎越来越多。佳美从没一丝怀疑。她总是微笑着回答我,好了好了,知道了。我常常觉得歉疚,于是百般地对她好,给她买各种东西,一回家就抢着做家务。
 
  但我和书芒呆在一块的时间越来越多。书芒心无城府,单纯地对我好。我在佳美那里所做的一切,便是弥补我在书芒处为书芒所做的一切。有时候我会觉得惶恐,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两个女人对我死心塌地。
 
  大姐给我打来电话,问起佳美,说是在街上碰到她,她好像瘦了很多,是不是病了?
我说,没有啊。
 
  大姐有点不满,她与佳美一向亲厚。你要多关心她,佳美是个好女人!大姐说。
 
  我有点紧张,像是被看穿了底细。
 
  书芒说,良文,我给你生个孩子吧。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在削苹果,一不小心就削掉了手指上的一块皮。
 
  就是在那一刹那间,我突然想到了离婚。
 
  不久,书芒欣喜地对我说,良文,良文,我有了!我紧紧地抱住她,突然哭了。她说,我就知道,良文,你想要个孩子,我给你生。
 
  我抬说,书芒,我会跟她离婚。
 
  书芒看着我,含泪笑了。
 
 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,她从来没有问起过佳美,从来没有要求我离婚。可这一刻我想,为了她,为了孩子,我愿意离婚,那是值得的。
 
  这一晚我回家格外地早。佳美不在家。
 
  一直到深夜,佳美才回来。她脸色苍白,看到我勉强笑了笑,我扶住她的臂膀,问,你病了?她说,呵,感冒,没事。
 
  我把她扶到沙发上躺着,给她倒杯水。然后打开电视机开始看电视,一边盘算着怎么向她开口。蓦然一回头间,看到她眼角不断地渗出泪珠来。我怔住了,愧疚紧紧地抓住了我
 
  一个星期后,书芒突然见了红。她紧张地给我打电话,在电话里哇哇地哭。我着急地请了假,带着她去了大姐的医院。总归是自己的姐姐,有什么,也好说话。
 
  大姐一看我们这样子,什么都明白了。她立刻给书芒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,然后冲我使了使眼色。
 
  我做好了准备,哪怕她骂我打我,我也要坚持下来。那是我的孩子!我梦想了多久啊。
 
  大姐盯着我骂,你疯了!
 
  我说,我想要个孩子。大姐,你明白吗?
 
大姐说,良文,你真是猪啊你。你马上跟这个女人分手!
 
  我执拗地摇头,不可能,她有了我的孩子!我会和佳美离婚!我知道我对不起佳美,但是,我真的真的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!
 
  大姐说,良文,当年你和佳美的婚检,是在我这里做的。你知道不知道,是佳美恳求我,说没有生育能力的那个人是她!你明白了没有?
 
  我愣愣地看着大姐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等反应过来,心骤然疼得让我直不起腰来。
 
  什么什么?我怀疑我快要疯了。
 
  我把书芒丢在了医院,疯狂地赶回家去。
 
  我把家里所有的柜子抽屉都翻了个遍,终于在我们的结婚证书的封皮夹层看到了微微泛黄的婚检单!
 
  什么叫晴天霹雳,这下子,我算是深切体会了。惭愧、愤怒紧紧地纠缠住我,一颗心几乎炸裂开来!我颤抖着双手给书芒发了短信,你好自为之吧。不要再找我。她原本冰雪聪明,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。
 
  我只痛恨我自己。大姐没说错,我就是一头猪,而且是最蠢的那头。
 
  我把家里整理得干干净净,我还做了佳美最爱吃的酸汤鱼。七点三十分,门开了,佳美回来了。我紧紧地抱住了她。
 
  我们俩都哭了。我想,我一辈子都要好好去爱这个女人。过去的那一些日子,我会忘掉。包括抽屉里发现的佳美还没来得及销毁的记事本,那上面记载了她半年来的种种,她渴望有一个孩子,她与一个男人相爱,她做掉了男人的孩子,与男人分手,因为她觉得,她更爱我,她不愿意失去我。
 
  她写道,从此后,我心甘情愿,就这样守着他过一生,也很幸福。
 
  我想,我也将这样,心甘情愿守着她,过一生。
免责声明: 哥华论坛,分类广告,供求,商铺,居留,二手买卖,等栏目信息请用户自行判断其真实性

 

我要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拉美快讯 | 侨社商会 | 社会广角 | 两岸三地 | 国际要闻 | 军事热点 | 世界看点 | 哥斯达黎加概况 | 好友情感 | 体育新闻 | 热点关注 |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
广告投放:00 (506)89808888 官方QQ群:50326155 79690086 客服QQ:409463944 199981227 微信;crchino

Copyright@2013-2018 Centwei.Inc S.A Todos los derechos reservad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