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恋有什么了不起?

查阅:说两句:
2015-07-03 23:39:43

 初恋情人回来做小三的梗,最近已经被电视剧都用滥了。如果说前女(男)友是永远的如临大敌,那初恋似乎就应该是终极大Boss。这种推想有一定道理:初恋意味着过去,过去意味着青春,青春意味着千丝万缕的遗憾和未来的无限可能,怎么看,都是人近中年摆脱庸碌人生的好借口。fZW哥斯达黎加华人网--最具传播力的华人社区媒体,哥斯达黎加新闻,华人论坛,分类广告,求职招聘,商铺买卖,综合游戏点卡商城,

 
1192_202127468_repaste-detail.png
 
但是,我要说一下我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初恋的看法——小时候世面见得少。天地太小,只容得她一人美目流盼嫣然巧笑,只剩得他一人英姿挺拔傲然绝世。年少时候的遗憾、倔强、快乐、忧伤都是最纯粹最真实的,但却绝对不是最深刻的。人与人间最深刻的感情永远不是经由误会缔结的。而初恋,往往不过是因为你误会了对方,或者就是你误会了自己。
 
 
 
理论好枯燥,我们来举个例子。比如,杨过同学和他的初恋,郭芙同学。
 
 
 
杨过爱郭芙么?之前看过一些帖子,说杨过最爱的其实是郭芙,还推测了《倚天》里的黄衫女是是杨过和郭芙的后代。证据之一是,金庸亲口承认了陈默关于“杨过爱郭芙”的推测。但金庸眼里的爱是什么呢?这个我们之后再说。证据之二是,杨过非常关心郭芙,愿意冒死救她、在意她过得好不好、被她砍了一只手臂也无所谓。
 
 
 
这个确实是前女友梗了。一个人会情不自禁地在意前任过得好不好、愿意为前任付出一些时间金钱或更多的。现任看在眼里当然怒火中烧,恨不得把狗男女抽筋扒皮。但是冷静,这真的就是爱情么?
 
 
 
我们换个角色,不是郭芙,程瑛有难,杨过难道不救么?陆无双一时错手,砍了杨过手臂,难道杨过就要杀人了么?当然不会。那杨过也爱程瑛和陆无双么?再换一个,周伯通有难杨过不救么?郭靖误会杨过私通敌国砍了他手,杨过就要杀人么?杨过性取向那么明确,我就不问他对周伯通和郭靖的感情了。
 
 
 
有些人生来凉薄点,有些人生来仗义点,杨过这种人,生来多情点。对初恋的旧情,只要岁月够久,一般都能转换成柔软的故人之情。曾经相爱过,现在希望对方过得好一点,也没有什么不对。
 
 
 
那一定没有暧昧么?当然不是。但是如果有暧昧,一定是因为这个初恋此时此刻站在TA面前,依旧对TA有异性的吸引力。
 
 
 
绝大多数人,是没有能力对着几十年后的皱纹婆和大肚腩说出,我更爱你饱经沧桑的容颜,这种台词的。你看,连郭芙都不敢变老,杨过再见她,她不过从娇俏少女变成了美艳少妇。在没有波尿酸和拉皮术的宋代,一个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女侠需要保养成这样,一定是吃了很多很多顿燕窝吧。因为蜂蜜已经被小龙女承包了呀。
 
 
 
所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——初恋不初恋,只是许许多多零,但初恋现在是否依然吸引人,才是那个一。没有一,所有的零都只是一场空,故人柔情而已;有了一,那些零才会魔法一样聚起来把前尘旧事放大无数倍。所以和初恋重修旧好,最初的起点,和见到一个陌生人动心并无二致,换一个和初恋配置相当的陌生人,TA依旧会动心。一个为了初恋会辜负现任的人,早晚都会辜负,缺的只是一个机缘。而初恋不过是千千万万个机缘中的一个而已。
 
 
 
好了,那杨过到底更爱郭芙还是小龙女呢?
 
 
 
都说,杨过对小龙女多是敬重、是亲情,所以不是爱情。说,愿意和一个人共死不是爱情,同生才是。如果爱情无关恩义,只是荷尔蒙冲动,那这真的是我们歌颂的和向往的么?如果爱情真的只是靠荷尔蒙,那便如同清风霁月,和个人意志毫无关系,来就来,去便去。“我们要天天相恋,但不要天天相见。只需要悱恻缠绵,绝不要柴米油盐。”这两句歌词或许写出了这样的爱情美好的地方。但别急,还有后两句“我偶尔也会出轨,但保证心在你这边”。保证得了么?当然不可能啊。如果爱情这的只是这样,“我爱你”不光与你无关,与我也无关。
 
 
 
“一见杨过误终生”,杨过爱别人,都如同清风霁月。正好见到,娇俏可爱,便吻一吻,戏一戏。这样的爱情当然不沉重,当然不理智,由荷尔蒙指导,由性驱使。譬如段正淳对各房妻妾,譬如胡兰成对张爱玲。只有与小龙女,他不在乎世俗、不在乎贞洁、不在乎容颜,只是我的生活里不可以没有她。陈默说杨过与小龙女重逢后有不断冒险的“自毁倾向”,就算是真的,那与“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,永不分离”也相差不远。你说这不是爱情么?我偏偏说是。
 
 
 
郭芙是杨过的“求不得”。但佛经里,求不得只是痛苦。夏梦是金庸的求不得,但金庸真的爱夏梦么?金庸笔下写了无数女配角,王语嫣也好、岳灵珊也罢、郭芙也好、周芷若也罢,都说背后代表着夏梦。金庸曾说:“其实跟一个人交往,感觉很深刻,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,虽说爱情重恩义,但闪电式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魄的,两三天也可抵二十年。”是的,长城长公主和他喝了一次咖啡,说一句“还君明珠双泪垂”,他便鬼迷心窍了许多年。
 
 
 
但这是爱么?金庸晚年修小说,把唯一求到的王语嫣写走了——段誉忽然发现,自己爱上的不是王语嫣,而是无量洞中的神仙姐姐玉像。段誉忽然发现,即便对玉像,自己也不是爱情,而是“心魔”。新修版《天龙》里说道:一人若为「心魔」所缠,所爱者其实已是自己心中所构成的「心魔」,而非外在的本人。「心魔」能任意变幻,越变越美,天上神仙无此美丽,人间玉女无此可爱,总之心中能想得到多好,就有多好!于是段誉最后越来越看不上王语嫣,拔出心魔,一口气“娶了
 
木婉清为贵妃,钟灵为贤妃,晓蕾为淑妃。”
 
 
 
人至暮年,死之将至,可以比较任性,也可以说一点真心话。这就是金庸的真心话。他对夏梦,不过如段誉对王语嫣,都是“心魔”。而出自本性最快乐的梦想,是娶效忠自己的三妻四妾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金庸一再表示,他最爱的角色,是小昭,是双儿,是永远爱着男主角不会丝毫违逆的美丽小女仆。
 
 
 
他也是这么做的。功成名就后,金庸摆脱了第二任妻子,朱玫。根据百度百科“朱玫”词条,“金庸草创《明报》,备尝艰辛,朱玫与他患难与共,还曾变卖首饰支撑《明报》。1959年他们的大儿子查传侠出生后,正是《明报》草创之际,筚路褴褛,备尝艰辛,朱玫与他患难与共,成为最早的、也是唯一的女记者,夜半渡口留下了他们夫妻的身影,还有一杯咖啡两个人分享等故事。那确实是一段令人难忘的相濡以沫的历史。”她曾是他的赵敏,也是他的任盈盈。
 
 
 
后来,金庸在餐馆遇到比自己年轻27岁的,年仅16岁的女服务生。为了小昭与双儿,他抛弃了结发二十多年的朱玫。之后,他们20岁的大儿子自杀。再之后,“朱玫在孤独和贫困中度过后半生,1998年11月8日她病故于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,享年六十三岁。替她拿死亡证的,既不是她的前夫,也不是她的儿女,竟然是医院的员工,晚境之凄凉令人唏嘘,与金庸晚年的风光更是构成了巨大的反差。”
 
 
 
现在你来告诉我,什么是爱情?什么是和恩义无关的爱情?初恋只是心魔,道义只是枷锁。如果爱情真的只是虚伪和自私,我们为什么还要歌颂?
 
 
 
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生则同室,死亦同穴。”最动人的情诗,是写给战友的。我们两人是岁月里最亲密的战友,一起面对人生的颠倒无常和人性的不堪脆弱,一起经历争执、诱惑、挫折、考验。一生中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放开对方的手独自偷生。但竟然都没有。
 
 
 
原来情深义更深。
 
 
 
还好杨过还愿意与小龙女同生共死,还好令狐冲还与任盈盈笑傲江湖。而金庸,妄称一代武侠宗师,却欠了她一整个情义世界。
免责声明: 哥华论坛,分类广告,供求,商铺,居留,二手买卖,等栏目信息请用户自行判断其真实性

 

我要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拉美快讯 | 侨社商会 | 社会广角 | 两岸三地 | 法律法规 | 军事热点 | 世界看点 | 哥斯达黎加概况 | 好友情感 | 体育新闻 | 热点关注 |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
广告投放:00 (506)89808888 官方QQ群:50326155 79690086 客服QQ:409463944 199981227 微信;crchino

Copyright@2013-2018 Centwei.Inc S.A Todos los derechos reservados